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dm >> 饕餮太子妃 >> 晋江文学城首发

晋江文学城首发

明月银光洒大地, 街头巷尾都亮起了各式各样的花灯,千盏万盏的灯笼,照的满城亮堂堂的, 花团锦簇, 灯火摇曳, 美不胜收。

东市里人声鼎沸, 热闹非凡。

裴延牢牢地牵着陶缇的手, 生怕她跑散了。

陶缇看什么都新鲜, 小脑袋左右转着, 笑容就没停过——

“哇, 这些花灯好漂亮,夫君, 我们买一盏吧!”

“好,买。”

然后, 陶缇手中就多了一盏精巧的月兔灯。

“夫君, 那边有猜灯谜的,走, 我们过去看看!”

“好, 去看。”

然后, 陶缇手中多了两盏新的花灯、一个昆仑奴的面具、还有两个香囊、一个精巧的玉吊坠,这些都是猜灯谜的摊子上赢的。

灯谜摊主都快哭了,双手合十朝着裴延拜了拜, “这位郎君, 您聪慧过人,我这小摊子不够您发挥的, 您带着尊夫人去别处逛逛吧。”

见状, 陶缇也忍不住笑了, 扯了扯裴延的袍袖,轻声道,“夫君,我们去别处逛吧。”

裴延收起猜灯谜的兴致,略一颔首,“好。”

两人继续往前逛,看完一场皮影戏和舞狮表演,正好遇到个糖葫芦摊子。

眼见裴延真的要买下一整扎的糖葫芦,陶缇忽然想起她之前做的那个梦,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腮帮子,“夫君,别买一扎了,太多了,吃不完。”

裴延一顿,垂下眸,看向目光飘浮的小姑娘,浓眉微挑,“那你要买几根?”

陶缇道,“唔,两根吧,你一根我一根。”

裴延眸中泛着戏谑,“你只吃一根够吗?”

陶缇迟疑,“……好像是不太够,那就买三、四根?”

见她一脸纠结,想吃又强行控制的样子,裴延低笑出声。

最后,他还是将一整扎糖葫芦都买了下来,反正大冬天的糖葫芦也不容易坏,陶缇吃不完,带回去分给宫女太监们吃,也不会浪费。

慢悠悠的逛了一条街,陶缇走的有些腿酸,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裴延拉着她的手,上了沿街的酒楼,寻了个雅间。

雅间临街,雕花木窗开着一半,从高处往街上看,是一种别样的热闹繁华。

陶缇拿着菜单点了一桌子的菜,有三鲜笋炒鹌子、酒醋蹄酥片生豆腐、酒炊淮白鱼、金丝肚羹、香焖烤鸡、豆腐丸子汤,还有两大碗香喷喷的萱草面。

店小二见她点了这么许多,是个阔绰的大主顾,态度越发热情起来,“本店还有上好的新丰美酒、西洲葡萄酒、绍兴女儿红,自家酿的梅花酒也是极香醇甘冽的,两位客官来点尝尝?”

陶缇听到“梅花酿”,眼眸微亮,她尝过不少花酿的酒,诸如桃花酿、桂花酿、杏花酿……这梅花酿倒还没尝过。

她睁着一双水灵灵的黑眸看向裴延,娇娇软软的唤了声,“夫君。”

尾音带着几分软绵绵的撒娇意味。

裴延看了她一眼,似有些无奈,对店小二道,“送一瓶梅花酒上来吧。”

店小二笑眯眯应下,拿着菜单弯腰出去了。

玲珑与付喜瑞守在门口,很是体贴的将雅间的门合上。

没了旁人,裴延点了点陶缇的鼻尖,“你啊,酒量那么差,还偏偏贪杯。”

陶缇心说还不是换了具凡人的身体,这要是在她本体,喝再多她都不会醉。

她抓住他的手指,笑眸弯弯,“反正有你陪在我身边,喝醉了也没关系嘛。”

她倒是对他放心。

裴延黑眸眯起,长臂一伸,大掌握住了陶缇的后颈,将她往他这边带。

一时间,两人的距离拉近。若不是一个桌角隔在两人之间,陶缇怕是会直接栽到他胸膛上。

裴延垂下头,薄唇扬起一抹浅笑,“喝醉了也没关系么?”

他温热的气息若有似无的拂过她的肌肤,陶缇纤长的睫毛颤了颤。

还不等她回应,只听裴延嗓音低哑道,“喝醉的阿缇比平日里更热情,我也是很喜欢的。”

陶缇两只白嫩的耳朵唰的一下通红。

啊,这个人怎么一言不合就……撩人!

她咬了咬唇,小手锤了一下他的胸口,羞恼道,“你别乱说。”

裴延见她小脸绯红,眸中笑意更深。

他也没继续逗她,毕竟这会儿还没吃饭,且还在外头,要是逗得狠了,反倒把自己的邪火勾了出来,那就难收场了。

不多时,店小二就将酒菜端了上来。

各种喷香的菜肴满满当当摆了一桌,陶缇早就饿了,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起来。

裴延倒是不急,自顾自拿起那梅花酒,倒了两杯。

修长的手指,推了一杯到陶缇跟前。

陶缇看着他特地倒的酒,才降温的脸颊又烫了起来。

如果他没说那暧昧的话,她肯定就直接喝了。可他那样说了,她再看这个酒,就忍不住往“酒后乱.性”那个方面去想。

就很羞耻!

裴延却像是忘了刚才的事,云淡风轻的品尝起美酒来,嘴角挑起,赞道,“梅香清雅,甘冽清甜,入喉柔滑,的确不错。”

见他喝得津津有味,陶缇咽了下口水。

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抵不住梅花酒的诱惑,也端起酒杯尝了起来。

这一喝,果然梅香四溢,仿佛一树雪白的梅花凝聚成这一滴滴香浓的酒液,舌尖是淡淡的香甜,半点不辣嗓子,很适合女孩子喝。

“好喝。”她道。

裴延笑了笑,拿起筷子给她夹菜。

皓月当空,喝酒吃菜,气氛正融洽。忽然,天边响起一阵“轰轰轰”的响声。

陶缇微怔,抬眼看去,只见一朵朵绚烂璀璨的烟花在漆黑的天幕之间炸开,流光飞转,星星点点,如雨如雾,美不胜收。

“哇,有焰火!”

她这会儿也吃了八分饱,索性撂下筷子,趴到窗户边上看焰火。

光影交错间,她的侧颜仿佛泛着柔和的光芒,温柔又美好。

裴延也放下碗筷,走到她身旁坐下,伸手拥住她的肩膀。

他的怀抱温暖又结实,陶缇亲昵的往他怀中靠。

酒楼上,两人依偎着一起看焰火。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河边,青禾与许光霁一起放着许愿河灯。

再过三日,景阳长公主一家便要回陇西。

一想到要大半年见不到对方,俩人心头百般不舍,彼此有说不完的话。

相比于他们的你侬我侬,站在桥边的许闻蝉和谢小公爷就有些尴尬了——

许闻蝉:为了让哥哥嫂嫂能名正言顺的同游上元节,她真是付出太多!

眼角余光瞥见身旁丰神俊朗的年轻男人,她强压住心中的紧张无措,垂着脑袋。

两人像是两根木头,干巴巴的尬聊着。

谢小公爷,“长安的上元节真热闹。”

许闻蝉,“嗯。”

谢小公爷,“你要不要也去放河灯?听说上元节放河灯许愿,很灵的。”

许闻蝉,“我的愿望是新年暴富。与其放河灯,倒不如求阿缇多推出些新品。”

谢小公爷,“……”

沉默,沉默是今晚长安城内某个不知名的小桥。

片刻后,谢小公爷又找了话题,“你看,这焰火可真精彩。”

许闻蝉抬起头看,五彩斑斓,的确很美。

在她仰头看焰火时,谢小公爷突然走到了她的面前。

他个子很高,正好遮住她欣赏焰火的视线。

许闻蝉呆住,须臾,实诚道,“……你挡着我了。”

谢小公爷默了一瞬,并没挪开,只盯着她,“阿蝉,再过三日,我就要离开长安了。”

“这我知道啊。”不然她七哥这几日在家长吁短叹、望月伤神个什么劲儿。

谢小公爷道,“也许我这次回了陇西,就不会再回长安了……”

许闻蝉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却不显,问道,“明年青禾嫁过来,你不送嫁么?”

谢小公爷道,“如果我父亲亲自送嫁,那我便要留在陇西坐镇。”

许闻蝉眸光微闪,勉强扯出个笑容来,“这样啊,那……也挺好的。国公爷亲自送嫁,说明他对这门婚事很重视,到时候他来长安,我父亲还能请他喝酒……”

“你明知道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谢小公爷蹙起眉,打断她。

许闻蝉一噎。

谢小公爷上前一步,她下意识往后退一步。

“阿蝉,我的心意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你呢?难道你真的对我没有半分好感?”

“我……”许闻蝉悄悄捏紧拳头,下意识的想要逃避。

她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她不会琴棋书画诗酒茶,也没有肤白貌美大长腿,在长安城中唯一能与众贵女比较的,就只剩下家世。

她实在不明白他为何心悦自己?觉得他是不是眼瞎了,亦或是他只是拿自己开涮。

思绪纷乱间,她想起阿缇之前的鼓励和开导,深吸了口气。不管怎样,她今日问个明白便是——

“小公爷,你为何喜欢我呢?”

谢小公爷一阵怔忪,回过神来,认真蹙眉道,“喜欢便是喜欢,还要有原因吗?”

“那是自然。长安城里那么多出色的贵女,一个个雪肤花貌身段窈窕,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知书达理出口成章,与她们相比,我简直不够看的……只要没瞎,都会选她们吧?”

许闻蝉也不想把自己贬的那么糟,但她觉得人贵在自知之明,她总是要认清现实的。

谢小公爷听到她的话,沉吟片刻,轻声道,“我觉得你很好啊。”

许闻蝉嘴角一抽,“嗯?”

好的,是个瞎子,鉴定完毕。

谢小公爷此时也明白了许闻蝉心中的担忧,原来她的逃避,并不是对他的厌恶,而是她自己在自卑。

意识到她并不讨厌自己,他松了口气,旋即,无比诚恳道,“我问你,之前裴长洲向你求婚时,你为何不愿?”

许闻蝉,“……?”

话题怎么就跳到这了?

“他不够高大英俊吗?他不通诗书礼乐骑射吗?他身份不够显赫吗?”

这一连三问,把许闻蝉问蒙了。

谢小公爷目光灼灼盯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她咽了下口水,“虽然他那些条件都不错,可他那人心术不正,求娶我也不是出于爱慕,而是贪图我父兄的势力。”

“你看重的是人品与真心,我看重的也是这些。”

谢小公爷平静道,“你天性善良,待人赤诚,有情有义。你虽不会琴棋书画,但你擅骑射,还会经商。至于你耿耿于怀的外貌……”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疑惑道,“你为何要耿耿于怀,我觉得你很可爱啊。哪条律法规定白嫩纤细才叫美?”

他觉得许闻蝉的眼睛大而明亮,看人的时候清澈又热情;

还有她笑得时候,露出洁白的贝齿,颊边酒窝深深,那笑容像是明媚的阳光,直直的照进人的心里去,暖洋洋的。

这才叫笑啊。不像那些笑不露齿的贵女,笑起来得拿帕子和团扇遮着,还不能笑出声,没意思极了。

听完谢小公爷的话,许闻蝉语塞了。

她平日里多话痨一人,这时只觉得辩不过他,眼睛直直的,灵魂出窍般。

谢小公爷道,“别再避着我,好么?”

许闻蝉揪着衣摆,小声嘀咕,“你这都要回陇西了,我也不用避了。”

谢小公爷愣怔片刻,旋即反应过来,她这意思是答应给他机会了?

心头一阵喜悦,他浅笑道,“我回陇西了,咱们也能书信往来。”

许闻蝉见他没有开口闭口就订婚约,而是给彼此慢慢了解的时间,暗暗松了口气。

有了张氏和离之事后,她对婚嫁之事看得越发谨慎。

若是为了嫁人而嫁,稀里糊涂所嫁非人,倒不如一开始就不嫁,当个坐拥良田广宅的小富婆不爽吗?

她抬头,对上谢小公爷期待的目光,点了点头,“好,那就写信。”

银白月光下,两人在桥边驻足,仰首望向天际那如梦如星般的焰火,眉眼间皆噙着淡淡的笑意。

………

上元节这日,长安城是不宵禁的,是以百姓们可以热闹到天亮。

但陶缇和裴延还是得回宫歇息的,毕竟明早裴延还要上朝。

陶缇是被裴延抱上马车的,那梅花酒喝着甜滋滋,后劲儿却大,她喝完小半瓶,直接就醉倒了。

她窝在裴延的怀中,水灵灵的眼眸半睁,嘴里咕哝着,“这马车怎么跟开船似的,摇摇晃晃的……”

裴延从后面抱着她,低声道,“不是马车晃,是你喝醉了。”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喝醉,我可是千杯不醉。”

她笑呵呵的说完大话,下一秒就扶着脑袋,蹙着眉道,“我头好晕。”

裴延无奈,将她的身子放平,让她躺在他怀中,手指轻轻抚上她的太阳穴,“嘴馋的是你,嘴硬的也是你。”

他这般帮她按摩脑袋,她舒坦不少,像是猫咪般眯起眼眸。

可脑袋舒服了,酒气上来,她又觉得身上热了,伸手就去扯自己的衣衫。

陶缇今日穿了件藕荷色立领袄,领上的如意攒珠子母扣一颗颗的扣得严实,并不好解。

她乱扯了几下,解不开,小脾气上来了,一把抓住裴延的手就往自己衣领上放,“夫君,帮帮我,我热。”

感受到手下的柔软,裴延眸色一暗。

偏生怀中的人还不安分,绵软清香的身子扭来扭去,柔嫩的脸颊带着醉酒的酡红,睁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眸,委委屈屈的,直喊热。

这无辜又妖冶的模样,勾得他邪火乱窜。

他耐着性子,一颗一颗解开她立领袄的扣子,大掌探入衣襟。另一只手捏住她小巧的下巴,薄唇沿着她的眉眼一路吻到耳根。

吻如藤蔓,彼此纠缠着。

他呼吸越发粗重。

好不容易结束这个吻,陶缇觉得她快要窒息了,泪光盈盈的声讨着男人,“你欺负我。”

裴延垂下深眸,她凌乱的衣衫下,若隐若现,白生生的,他喉结上下滚了滚。

放在她腰间的手加重了力气,他清隽俊美的脸庞上扬起一抹懒散放肆的笑,咬着她红肿的嘴唇,哑声道,“孤就是要欺负你。”

狠狠地欺负,把她欺负到哭泣求饶。

马车外赶车的小太监年纪尚小,听到里头传来的动静,心里奇道:难道太子妃这样的贵女喝醉酒,也会发酒疯?这又是啼哭又是砸东西的,动静还真不小。不过殿下那样温和好脾气,定然会好好安慰太子妃的吧。

约莫半个时辰,马车回到了瑶光殿。

小太监壮着胆子朝里头通禀了一句,“殿下、太子妃,已经到瑶光殿了。”

马车里没动静,也没见人下来。

小太监奇怪,却又不敢催着主子,杵在雪地里犯难。

付喜瑞和玲珑走了过来,那赶车的小太监见他们来了,见到救星般迎上前去,“付公公,玲珑姐姐。”

付喜瑞看了眼依旧紧闭的马车门,压低声音问小太监,“殿下和太子妃怎的还没下车?”

小太监摇头,“小的已经通报过一声了。呃,或许太子还在安慰太子妃,太子妃醉得厉害,都哭了一路了。”

哭了一路?

玲珑眉心一跳,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付喜瑞看玲珑的反应,也猜了出来,心里嘀咕着:殿下平日里瞧着冷静自持,不曾想也是个重.欲的。

三人站在马车外静候着。

倒也没等多久,马车门开了。

也不待他们上前去扶,太子抱着太子妃就从马车走了出来。

太子妃被大氅裹得严严实实的,连根头发丝都没露出来。太子稳稳抱着她,一言不发的往瑶光殿里去。

玲珑与付喜瑞面面相觑,看了看太子的背影,又看向一片狼藉的车厢——

香炉和桌几都倒了,座位上还落着一枚珠花,地上散着个柔软的靠枕,还有只浅白色的绣花罗袜。

这一切,足见一路上的战况有多激烈。

深夜,天上又飘起雪花来。

香气弥漫的幔帐里,裴延眉眼间是慵懒的餍足。

倏然,他抬手,抚上陶缇柔软又平坦的腹,嗓音沉哑,淡淡道,“看来是我还不够努力。”

肚子依旧平平的。

陶缇累极了,听他这话,以为他还要来第三回,修长的腿微微蜷缩。

裴延吻着她的脸颊,温声安抚,“乖,今日不再弄了。”

不着急,反正他们来日方长。

………

上元节过去了,意味着春节也结束了。

上元节后的第二个早朝,久病的昭康帝总算上朝了。

不过,他上朝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向文武百官宣布一个重磅消息——

“朕决计将皇位传给太子裴延,自今以后军国事务,无论大小悉数由新君处决。朕退位称太上皇,将于兴庆宫颐养天年,不再过问政务。”

此消息一出,朝堂上下一片哗然。

就连裴延本人,看着龙椅上坐着的昭康帝,眸光也变得复杂起来。

※※※※※※※※※※※※※※※※※※※※

咻,突然升职的太子。

-

收尾ing,小可爱们放心啦,该写的都会写到的,安心看下去就好,么么哒~

喜欢饕餮太子妃请大家收藏:(www.zhaidm.com)饕餮太子妃笔趣阁dm更新速度最快。

饕餮太子妃最新章节 - 饕餮太子妃全文阅读 - 饕餮太子妃txt下载 - 小舟遥遥的全部小说 - 饕餮太子妃 笔趣阁dm

猜你喜欢: 混沌之照邪魅龙殿戏逃妃天命凰谋第一狂:邪妃逆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惊世废柴七小姐大祭官蛇妃本王要定你官家庶女重生初中校园:超级女学生替身王妃前方高能绝世锋芒:至尊大小姐暴君霸宠庶女妃杀破狼重生:千金狠嚣张!女娲成长日记修罗女帝:废材三小姐家有劣徒欠调教神医凤女:君上大人,求放过路人丁的修仙生活饕餮太子妃至尊狂妃:邪魅大小姐废材逆天:至尊庶女我征服了老攻的七个人格仙灵图谱
完本推荐: 重生之贼行天下全文阅读宠妃当道:皇上,快躺好!全文阅读都市邪王全文阅读妃常嚣张:毒医大小姐全文阅读乡村少年全文阅读傲世武皇全文阅读一品武神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至尊逍遥仙全文阅读一代天骄全文阅读诸葛孔明纵横异界全文阅读第一宠婚:帝少大人,你好棒!全文阅读仙界修仙全文阅读超级黄金手全文阅读超人来袭全文阅读萌妻甜似火:顾少,放肆宠!全文阅读剑道独神全文阅读天朝之梦全文阅读错嫁豪门妻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死亡求生:没有人比我更懂副本!剑卒过河我有无数神医技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风也顾不及NBA之篮球之王大医追梦大唐逍遥驸马爷超神学院之异能者我的修仙之路猛卒我家师父撩不动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魂帝武神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我,真不知道原来你们是神兽!一不小心来到远古怎么办诸天最强大佬我的本丸活了军婚蜜恋在八零我绑定了女神改造系统快穿之不当炮灰星空炼神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大唐第一世家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就这样修仙了太古龙象诀柳案明我真就是个键盘侠

饕餮太子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饕餮太子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饕餮太子妃txt下载手机版 - 小舟遥遥的全部小说 - 饕餮太子妃 笔趣阁dm移动版 - 笔趣阁dm手机站